華格納的崔斯坦與依索德 、愛之死(英文版歌詞試譯,請指教)
戀人之路的聖杯牌組

 

 

 

那晚是為什麼聊到Liebestod(中文似乎譯成”愛之死”)這首歌?
為什麼聊到戀人之路塔羅令人不解的安排:
崔斯坦與依索德悲劇收場的戀情,演繹聖杯牌組;
賽姬與邱比特終成眷屬的故事,詮釋寶劍牌組。
總之,說要給人,就找起這首歌來。

不找還好,找了才知道問題多。
首先,找不到華格納精選錄音帶(有也沒用吧……),
拿出手中僅剩的一套完整版,
歌名竟然沒有在曲目中!
從頭翻到尾,連英文介紹、英文歌詞都翻遍了(因為只看得懂英文……),
沒有!
只有介紹中稍微提到哪一幕形成
Liebestod ( Death in Love、Love-Death )的概念。
只好上網搜尋。
才發現,喔喔,大有文章。

一般人所指的Liebestod,是歌劇中的最後一曲,
依索德在發現愛人死了之後,演唱的曲目,Mild und Leise。
可是,華格納自己,卻將這段,
稱為Verklärung (英文:Transfiguration。中文:形變。)
華格納稱之為Liebestod的,其實是歌劇第一幕的前奏。

第二幕 Liebesnacht (Night of Love) 中,
只能在夜晚相會的戀人,
唾棄著虛幻的白晝,歌頌著真實的黑夜,
不知不覺也
渴望起死亡。

依索德:
But this our love 可是,我們的愛
Is it not called Tristan and Isolde? 不是叫做 “崔斯坦與依索德”嗎?
This sweet little word “and”, 『 與』,這個小小的、甜美的連接詞,
Binding as it does love’s union, 就像愛的結合。
Would death not destroy it were Tristan to die? 死亡難道不會摧毀它嗎?如果崔斯坦死了。
(中略)

崔斯坦:
Thus we died, 我們這樣死去,
undivided, 沒有分割,
one for ever, 永遠一體,
without end, 沒有結束,
never waking, 不再醒來,
never fearing, 不再恐懼,
embraced namelessly 無名無姓,在愛裡相擁
in love,
given entirely to each other, 完全獻給對方
living only in our love 只生存在我們的愛中

合唱

O endless night, 喔,無盡的夜,
Sweet night! 甜美的夜!
Glorious, exalted, 光輝的、崇高的
night of love! 愛之夜!
Those whom you smile, 那些你微笑以對的人
How could they ever awaken 怎能被喚醒
From you without dismay? 而不陰鬱?
Now banish fear, 現在,驅散恐懼,
sweet death, 甜美的死亡
ardently desired 熱切地渴望
death in love! 愛之死!
In your arms, 在你的懷裡,
ever sacred glow, 總是充滿聖潔的光芒,
freed from the misery of waking! 免於清醒的悲戚。

崔斯坦
How to grasp, 如何抓住
how to relinquish, 如何放棄
this bliss 這種極樂

合唱
far from the sun, 遠離太陽
far from the day’s lamentations at parting! 遠離白晝離別的哀悼
依索德:
Without delusions 沒有幻覺
崔斯坦
tender yearning; 溫柔的思念,
依索德
without fears 沒有恐懼,
崔斯坦
sweet longing.甜美的渴望
Without grieving 沒有悲傷
合唱
sublime drifting  高昇的飄浮
依索德
Without languishing 沒有煩惱
合唱
enfolded in sweet darkness. 在甜美的黑暗中相擁,
崔斯坦
Without separating 沒有分開

合唱
Without separating, 沒有分開,
without parting, 沒有離別,
dearly alone, 親愛地獨處
ever at one, 總是一體(?),
in unbounded space, 在無限的空間裡
most blessed of dreams! 最受祝福的夢境!

崔斯坦:
You Tristan, 你,崔斯坦,
I Isolde, 我,依索德,
No more Tristan! 再也沒有崔斯坦!

依索德:
You Isolde, 你,依索德
I Tristan, 我,崔斯坦
No more Isode! 再也沒有依索德!

 

合唱

No names, 沒有姓名,
no parting; 沒有離別,
newly perceived, 新的知覺,
newly kindled, 新的悸動,
ever, unendingly, 永遠,沒有結束,
one consciousness, 合而為一的意識,
supreme joy of love 愛的至高喜悅,
glowing in our breast. 在我們的胸膛發出光熱。

 

愛與死的關係,
從這位年輕的公主,誤會母后的意思,將愛液當成致命的毒藥、
從她強迫(所謂)背叛她愛情的年輕王子,一起喝下毒藥赴死、
從喝下毒藥、在彼此的懷裡訴說愛與死,
從談到彼此的死亡才能成就最高的愛,
從愛人死亡,自己獨活的反應,
每一個環節,都表現出兩者深入、複雜多面的激盪。
死亡的,究竟是什麼?
為什麼死亡,弔詭地成為愛情與情慾(皆為某種生命力的極致)的表達形式?(*1)
每一個片段,都提供了思考與感受的起點。

 

也因為華格納藉由這對戀人之口,
在「愛之夜」一景闡述對愛與死的特定推想,
使依索德在戀人屍體旁,能唱出Mild und liese (歌詞在文章最後)。
而這首歌的歌詞,,
幾乎是絲毫不差地呼應
戀人之路塔羅對聖杯九的詮釋。
終於瞭解,為何Kris Waldherr在書裡描繪,
儘管愛人已死,依索德仰望上方,
無時不刻還是陷入與崔斯坦合一的狂喜出神狀態(她也用了transfigure一字)。

 

 

 

 

最後,替這篇似乎變成在灌水的文章做個收尾。
或許,也能作為戀人之路塔羅聖杯牌組的註腳?
在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一詩中的兩句:
Though lovers be lost love shall not; 戀人消逝,戀情猶存。
An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而死亡不再統治(主宰)。

 

聽歌。

(一) Mild und leise (一般人所稱的Liebestod)

Meta Seinemeyer演唱

Birgit Nilsson 演唱(我手中的版本)

Maria Callas 演唱。剛開始被她的粗魯兇暴嚇倒,後來卻聽得熱淚盈框。

(二)第一幕的前奏(華格納自己認定的Liebestod)

Mild und leise 的歌詞:

How gently and quietly 多麼溫和安靜地
he smiles, 他微笑著
how fondly 多麼愛憐地
he opens his eyes! 他張開了雙眼!
Do you see, friends? 看見了嗎?朋友們。
Do you not see? 難道你們沒有看見?
How he shines
ever brighter,
soaring on high,
stars sparkling around him?
Do you not see? 難道你們沒有看見?
How his heart proudly swells 他的心如何驕傲地膨脹,
and, brave and full, 勇敢的、完好的,
pulses in his breast? 在胸膛裡脈動?
How softly and gently 多麼輕柔與溫和
from his lips 從他的雙唇之中
sweet breath 甜美的氣息
flutters- 飄盪著
see, friends! 看,朋友們!
Do you not feel and see it? 難道你們沒有感覺、沒有看見?
Do I alone 莫非只有我獨自一人
hear this melody 聽見這曲旋律
which, so wondrous 如此奇妙
and tender 與溫柔
in its blissful lament, 在其極樂的輓歌(哀嘆?)裡
all-revealing, 揭示一切,
gently pardoning, 溫柔地寬恕,
sounding from him, 聲音從他發出,
pierces me through, 穿透我,
rises above, 往上高升,
blessedly echoing 幸福地
and ringing round me? 在我身旁繚繞。
Resounding yet more clearly, 迴盪更清晰的,
wafting about me, 在身邊飄盪的,
Are they waves 是浪嗎?
of refreshing breezes? 或是清爽的微風?
Are they billows 難道是天國芳香的波濤
of heavenly fragrance?

As they swell 當它們在我身旁
and roar round me, 洶湧喧囂,
shall I breathe them, 我應該呼吸它們?
shall I listen to them, 或是聽著它們
to expire 消散在
in sweet perfume? 甜美的香氣中?

In the surging swell, 在這翻騰的膨脹中,
in the ringing sound, 在這迴響的聲音中
in the vast wave 在世界氣息的
of the world’s breath- 巨浪之中
to drown, -沈溺
to sink 淹沒
unconscious- 失去意識-
supreme bliss! 至高的喜悅

*1:為了怕說不清楚,竟然還得把愛情和情慾拆開用……

 

2008/11/11

註一:
瀏覽舊文才發現,
當時是為了聖杯9這張牌,
才下決心買下戀人之路塔羅的。

註二:
上完課之後,
才發現寶劍和戀人之路裡的「愛神之箭」是差蠻多的。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reen 的頭像
Loreen

Magic,blooming生活魔法,魔法生活!

Lo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